--TQ-->
名校梦       —— 从南街8号起航
新闻详情
北京南街8号画室-金牌讲师张勇访谈(壹)
浏览数:272

我们深信,无论选择哪一个画室,南街8号一线教师系列访谈,会为你打开一扇通往真理的求学之门。

我们也深信,这些问题的探讨和分析必会使你的求学之旅,一帆风顺,梦如所愿!

1.jpg

 美术零起点的孩子想考上大学?

孩子学习不主动,不专注?

孩子从未了解过绘画的本质?

孩子不懂融会贯通,不会观察?

如何提高理解力?

已被框死的思维如何打开?

如何让孩子学会自由表达?

200分考上大学,400分直升名校?

选择一种进入名校最好的方式?

升入名校后让孩子出类拔萃?

我们帮你解决所有的困惑!

南街8号,北京最低调最踏实的办学机构

十年沉积,帮有梦想的孩子完成梦想
为名校输送具画家潜质的好苗

1-1.jpg


(张勇老师简称为“张”、采访人何小溪简称为“何”)


何:作为绘画教育行业十年成功办学的典范,南街8号始终在业内有着低调、踏实做教育的极佳口碑。迎来新一年美考,南街8号是如何将热爱绘画并具有绘画潜质的孩子输入名校的?张老师能否从教学方面谈一谈,有什么致胜法宝吗?

 张:绘画教学本身是一套完整的体系。咱们的日常教学,重点是将绘画本质的东西教给学生。本质的东西学生理解和掌握了,考什么都无所谓。在过程中,尽管画室一直在强调教学的本质。但由于生源素质、思维模式等因素,很多东西都是限定的和固定的,比如从知识点来说,教孩子画苹果,但换了梨子,笔,盒子揉碎的纸,就感到束手无策。


何:无法做到融会贯通。是什么导致的呢?

 张:导致这几个问题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没有进行思考,二是艺考过程相对时间短。每个章节都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进行,如果没有在必需的时间里彻底解决问题,兴趣点不足的情况下,问题被推至到下一个乃至最终的学习阶段。比如今天讲顶光,学生说我会了,明天让画侧光,就不会了。在教学中,造型要解决形的问题。教学的环节,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走,当学生没有在一个环节上真正吃透它,走到后面想再补救,后期学习阶段,学生已经浮躁。画到后面阶段,补救起来是很费劲的。






何:这也是众多画室老师同样面对的痛点。在我们的画室针对这个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呢?

 张:我们尽力找到根源问题的解决办法。不断进行教学调整。我们的教学从一开始阶段,就把形和结构两个问题着重去解决。反复推敲。

但过程中也得考虑到兴趣的问题,简单粗暴的反复,孩子们也会厌烦失去兴趣,教学就会很难进行。所以,根本上要解决孩子们的融会贯通的能力,从以下几个方面:素描从几何体,静物,到石膏像, 到头像,我会把几大块教学都走一遍。但针对的点只有一个——形。形的问题上,为学生提炼出不同要的几大块问题。比如:外轮廓,内形,夸张的形——等等。

在教研中,我们一直不断反思。前期,决不能着急。把基本的问题解决,按部就班的走,夯实的基础很重要。盖房子地基要牢固。说到形和结构,如果真正的理解了,不在乎画什么。头像,苹果,布——解决了形和结构的根本,画什么都不是问题。比如说水粉。理论懂,但画的少,积累少,那么画的时候就感觉不到位。保证前期把绘画关键点吃透,后期眼界跟上。考试的时候所谓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何:这个主要是在绘画的基础上来说的。

 张:我觉得是绘画的本质。学生需要理解的不是说一个裤子怎么画,一个苹果怎么画,一个头像怎么画,需要理解的是,素描是画什么,水彩是要画什么。一句话,是你需要理解绘画的本质是什么。理解了本质,画什么都可以。


何: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画室一向注重3分基础7分表达,我们用很长时间引导孩子贯彻这种表达。随着命题的改变,无论是精神还是思维理解层面,都会在表达能力中体现。在这方面,南街8号的老师能帮助到孩子的是什么呢?

 张:之前,我们老师经常在一起聊。我觉得,从表达的层面来说,没有哪一种东西能说只有它是正确的。拿音乐来说,民族的,摇滚的,流行的,能说某个音乐最好么?在表现形式上来说,把这个框死是不对的。绘画也一样。今天老师做了示范,也不是说老师这个画的就是唯一正确的,他的方式只是一种可能。示范的目的是让学生去揣摩和表达一种东西,一种绘画的本质。罗素曾经说过,我不会为我的信仰献身,因为我有可能是错的。身为绘画者个体,我始终相信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内在,自己的表达方式。就思维来说,老师不能去限制任何一个孩子,要根据自己的真实感受去天马行空的表达。所以,同样是老师“改画”,方式方法区别是很大的。如果一个老师站在全知全能的角度去改一个孩子的画,这样的出发点,势必局限学生绘画思路和技艺发挥。

1-2.jpg


何:那么我们经常说要观察与思考,单就老师的课堂讲解,每个孩子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老师是对其如何把握并引导的呢?

 张:之前,我们老师经常在一起聊。我觉得,从表达的层面来说,没有哪一种东西能说只有它是正确的。拿音乐来说,民族的,摇滚的,流行的,能说某个音乐最好么?在表现形式上来说,把这个框死是不对的。绘画也一样。今天老师做了示范,也不是说老师这个画的就是唯一正确的,他的方式只是一种可能。示范的目的是让学生去揣摩和表达一种东西,一种绘画的本质。罗素曾经说过,我不会为我的信仰献身,因为我有可能是错的。身为绘画者个体,我始终相信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内在,自己的表达方式。就思维来说,老师不能去限制任何一个孩子,要根据自己的真实感受去天马行空的表达。所以,同样是老师“改画”,方式方法区别是很大的。如果一个老师站在全知全能的角度去改一个孩子的画,这样的出发点,势必局限学生绘画思路和技艺发挥。


何:那如果命题是一个比较固化的,比如头像,静物,比如客观存在的东西默画,孩子觉得容易把握。如果命题类似于“答案在风中飘,”那么它因为一个孩子文化的基础,艺术涉猎的范围,还有孩子自己的感受力不同,一下笔就是跟他人有所区别的。绘画的本质我们在教学中能够让孩子慢慢领悟,但思维又是另一个方向。那么就一个人的思维而言,是无药可救的,还是在教学中老师们能给予拓展的?

 张:客观的讲,老师从中可以起到的是引导的作用。从基础课教学理念来说,我们给孩子看一些好东西,绘画是心手脑三者合一的,眼界要有,要看到好东西,没看到过好东西,怎么知道去表达它?绘画是技术的东西,但每个人有不同的经历,决定了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我们无法限定它,说哪个是好的。哪个是不好的。这与刚才我们说到的是同一个问题。我们跟孩子们讲某些名家的作品,孩子可能也不是很明白。但是带他们去美术馆,看到国内画家的作品,再去看国外大师作品,学生对绘画的感受就在这个过程得以了悟。在一定程度上,学生个体的感受促成了自身绘画思维的拓展。


何:绘画的本质是根本的,要解决技术层面的,又要解决思维的方式。包括我自己来说,对于绘画者,很多人心中有一种崇敬感。一个人要写很多东西,看很多书,要经过独立的思考,才有可能开启智性。而对于绘画者来说,绘画是人类最早表达的方式,以人很直觉的很本能的方式就能抵达智慧的层面和灵性的存在。

 张:是的,审美是感性的活动。对于怎样的感性和直觉的抵达,孩子们十分需要切实有效的引导和培养。根本上来说,首先得知道什么是美。欣赏更高层次的美,懂得什么是美,在此之上,他有技术的支撑,那么他对美的层面最真实的感受就可以被激发出来。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在努力的进行各种尝试,包括以不同的切入点去分析和讲评解绘画及大师作品,以古典与现当代艺术之审美的高度去培养孩子对绘画形成较为深入的理解。

未完待叙



北京南街8号画室

坚持吸收对自己未来有较高追求

爱画画、会观察、懂思考的孩子

坚持定位于高端私塾式教育

高门槛、超小班、高性 价比

高门槛——考试入学,严格过筛

超小班——每班严格限制在10-15人

高性价比——

无论我们怎样努力拓展教育领域

系统有多大

我们所力求的是

帮助有梦想的孩子考上大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