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
名校梦       —— 从南街8号起航
新闻详情
扬州八怪之首——金农
浏览数:122


扬州八怪之首——金农


无意间读一篇文章,只字片语间便会喜欢上一个人。以前只知道他是扬州八怪,却从不知他怪的如此惨淡。


活了77岁,

50岁知命之年为糊口拿起画笔,

却成了名载艺术史的书画大师,

有幸遇到了这么一位怪老头



金农像



金农(1687-1764),清朝画坛扬州八怪之首。他嗜奇好学,工于诗文书法,诗文古奥奇特,并精于鉴别。作为半路出家的旷代逸才,他的画有一种醇厚稚拙、格调高逸的画风。所画人物造型奇古夸张,笔法古拙简练,形象鲜明突出;山水构图别致,随意挥写点染,简朴疏秀;其梅、竹用笔奇拙,凝练厚重。



花15年游历大半个中国,交友癖很怪!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丁卯农历三月二十二日,金农出生在风景秀丽的浙江。因排行廿六,自称“二十六郎”。起初,金家还挺富裕,金农从小便有机会读书求学。淳朴的民风与浓厚的文化气息,赋予了这个农家少年过人的天赋和才情。


金农 佛像图 天津博物馆藏


金农素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志,青年起便携友漫游苏浙。37岁起开始远游,一玩便是十五年。这段时间,他走遍了齐、鲁、燕、赵、秦、晋、楚、粤之邦,饱览了名岳大河,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


当然,旅游归旅游,没钱吃饭了怎么办?除了去僧院化缘、找朋友借钱外,聪明的他,还组了个“流动地摊”。金农自己当老板,有人负责雕凿纹刻砚石,有人接抄写的活儿,有人负责弹奏乐器,还有专门给别人画墨竹的……每到一个新地方,他们便各司所长,以此筹措旅资。


无量寿佛


在此期间,他常常借书画、金石、文物的鉴赏机会,遍访名流,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良友。其朋友上至名门公卿、富豪巨贾,下至卖浆引车的贫民百姓,主教九流无所不有。


朋友虽多,但他交友的脾气很怪。瞧不起的人,不但话不投机半句多,而且报之以白眼,更别想求得他的诗文字画,而对情投意合的好友,则从不以穷富贵贱取人。


清 金农《杖锡摩陀尊者》


与郑板桥下酒馆、逛窑子,情同手足


在金农众多的朋友中,最有名的就数画竹子画出名的郑板桥了。两人初次见面,就心心相惜,感性的郑板桥更是说“杭州只有金农好”。


喜欢一起“杯酒言欢,永朝永夕”,“相亲相洽若鸥鹭之在汀渚”。这两个相见恨晚的才子,除了有共同的人生观、艺术观外,个性脾气都特别相投,常常结伴下酒馆、逛窑子,形影不离。



郑板桥


虽说,两人性格很像,怪癖也都很多,但金农比郑板桥要圆滑老到、灵活机动得不少。比如说他回杭州老家,当地的官员就送了他半船的花雕和莼菜,一般说来,对于送来的礼物,他都照单全收,这一点喜欢互不相欠的郑板桥可做不到。


金农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不拘小节,任性得很。虽和这位人精儿关系要好,这点精明,郑板桥是学不会,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学,所以可以赚钱的地方,郑板桥是肯定赚不来。两人最大的不同,由此可见一斑。


金农 罗汉图


50岁仕途失意,从此人生大逆转



金农虽生性洒脱,不看重功名,但受传统的入仕光宗耀祖观念影响,内心还是有那么点期遇明君,报效国家的小期待的。


罗汉图


刚好,在他50岁时,有人推荐金农应试博学鸿词科(博学鸿词科是清康熙、雍正年间为网罗汉族读书人的一种手段,凡地方上博学多才之士通过举荐,可以直接入京应试),这对于金农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于是,金农千里迢迢赶赴京师。但天意弄人,这场荐举应试因雍正帝的去世而终止,在一视同仁的新皇帝乾隆眼中,科举出身的科班文人才是正统的。


罗汉诵经图


一场空欢喜的金农,只得郁郁南归。为人正直的好友郑板桥在官场上失意的事情,让知命之年的金农看清了官场险恶,自此绝了仕意。


50岁之前,这位向来无拘无束,极富野逸文人气质的男人,并没想过要靠自己的才能、自己的书画赚钱,但现在,没有正当职业的金农也不得不被穷愁困顿而烦恼,不得不以出卖书画为生。


高士图


晚年卖画维生,穷困潦倒客死他乡


60岁后,金农没有回家乡,而是选择了长居扬州。商业发达、五方杂处的大都市,有才、画工好的才子有很多,为了在竞争中糊口生存下去的机会,金农不得不在创新中找寻自己存在的价值。


就在这种生计所迫的环境中,金农就创造出了一种醇厚雅逸、独属于他自己的书画风格,开拓了我国书画的新境界。


金农 达摩老祖


虽然,金农才气凌云,名列扬州八怪之首,却不善经营,家道因此衰落。故时常陷入乞食僧舍,或闭门自饥的窘境,在食不果腹的时候也不得不依赖贩古董、抄佛经,甚至刻砚来增加收入,也曾托朋友袁枚,求写彩灯。金农中年丧妻,无子,惟有一女,晚年的他生活颇为凄凉,用他自己的话概括就是:



“余自先室捐逝,洁身独处,旧蓄一哑妾,又复遣去。今客游广陵,寄食僧厨,积岁清斋,日以菜羹作供,其中滋味亦觉不薄。写经之余,画佛为事,七十衰翁,非求福禔,但愿享此太平,饱看江南诸寺门前山色耳!”



下面这幅图是金农73岁时的自画像。画中老者身着布衣,持杖侧身而立,姿态笃定,神情超然。其头部画法较为写实,具有肖像画的特征,浓密的长髯,细细的发辫,矍烁的双目,真实传神地描绘出金农本人奇倔傲世的性格特征。



金农《自画像》轴,纸本,墨笔,纵131.3cm ,横59.1cm。


乾隆二十八年(1763)秋九月,一代才子殁于扬州三生庵僧舍,时年77岁。于金农来说,画画不仅是一种喜欢,也成了“乞米”的手段,而就是这种“和葱和蒜卖街头”的书画生涯,也使他成为“扬州八怪”中的主将,为书画史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


金农 达摩


他画的月亮是这样的


金农《月华图》轴,纸本设色,纵116cm,横54cm。


《月华图》中只有一轮满月,里面是凹凸起伏的阴影,外缘放射出赤橙黄绿青

。。。。。。


在他的气质里,

永远有一股浪漫诗人的情怀、

不修边幅的风度。

这也使他开辟出了一块

超越人生的艺术天地!


以上信息由北京南街8号画室整理,如需咨询或了解更多艺考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官方QQ,以及其它联系方式:点击这里

南街8号——诗意的栖居于绘画本身

“爱的深度与高度

与你的选择有关

我们始终深信,适度的教育

是给孩子一生最好的礼物”

我们坚持从绘画本身出发,将其自身的意蕴释放出来,认知它本身具自我决定的、自足的、开放的、无限的可能性。从而获得心灵的解放与自由,寻找到生命的精神家园。将绘画归至”此在之生存”(现象即是它本身)这一意义之上,追问人之为人的意义以及人应当具有的精神和心灵的终极关怀。

南街8号画室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