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
名校梦       —— 从南街8号起航
新闻详情
美考生必读!南街8号最高升学率班导师陈亮访谈
浏览数:195

糊涂考学,最终伤害的是自己



纵观各个美考行业,明显感觉到有一种市场的气息正在其中不合时宜的滋生,市场对于整个行业包括校长、老师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老师也随着市场在动摇、游移。自己教学初心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说到市场,必然涉及到商业、招生。比如说,什么样的学生去什么样的画室,很多人正在脱离绘画和考试本身去做什么样的选择,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一线老师所提出的许多课题能够进行深入的了解、探讨以及研究,对于一个孩子的考学和成长,甚至对于这个行业对其他画室来说,都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和有益的一个开拓。




(以下访谈陈亮老师简称为“陈”、采访人何小溪简称为“何”)




何:

  陈老师您好!2016——2017年您教的vip精品班2个班级总共24个学生参加校考,通过22名学生,甚至许多孩子拿到3个以上学校的合格证。可以说升学率是非常高的,与这些孩子相处了接触了9个月,您觉得他们之所以取得优异成绩源于那些方面的努力?

 陈:

其中有400多、500多分孩子,还有一些200来分、300来分的。通过这么多年和学生接触,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是天才,每个人都有闪光的自我存在。实际上,有一部分孩子文化成绩非常好,但是对这方面不太感兴趣,老师如何让他从不喜欢到喜欢,从画的一般到画的非常好,是一个从慢到快的过程,需要的是耐心和智慧。而对于学生来讲,能够全然的理解自己面对升学的处境并懂得将自己调整到最理想的状态是一个最重要的努力方向。




何:这个过程对于老师来说实际上是不容易把握的,且对老师来说也是一个特别难做的功课。


 陈:是的,学生来了,今天上什么课,重点是什么、难点是什么,老师们讲完之后示范,讲解完之后,学生练习,老师指导一下。貌似简单,但教学并非如此简单。实际上,除了能够很好的调动孩子学画的热情,很大程度上,老师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在心灵方面去滋养和引导孩子。


何:任何事物只要想学到专业的程度,就难以避免枯燥和辛苦,没有老师的陪伴和引导,很容易就失去信心。


陈:对的,有一部分学生,本身其实画得也不错,只要他认真做,他就能做得很好,但是比较懒散;自己跟同学、家长闹矛盾情绪,上课时候,心情就不太好,老师首先察觉到,然后陪伴孩子跟他聊聊天,聊完之后知道哪里有困惑,再谈专业上的问题,只是单纯的教学是行不通的。所以,从专业课角度我跟孩子们常常谈关于试题变革的问题,以及课程与考试如何更好的衔接,但更重要的是为学生进行心理疏导。这么小的孩子,都是很感性的,往往由着情绪主导其做事的方式。



何:所谓治病先治心。画得好不好,考得考不上,关键在于打开孩子心理的郁结,让他真正释放本有的能力。


陈:没错。没有方向所导致的缺乏动力,对于很多事情心里不清晰,可以说这部分孩子占绝大多数。所以,首先,孩子心要安安稳稳的住在这里,这是前提。


何:因此在招生的时候,南街8号尽量采用严进的方式过滤,将一些真正喜欢画画,信心比较强这样的孩子吸引过来。


陈:名校是很多孩子的梦寐以求的,无论如何,我们都全力以赴,尽量让孩子们的梦想不落空。



何:陈老师说到名校,很多孩子都懂得名校考题与普通院校有所区别。甚至每年考题都有一些变革。


 陈:关于考题变革问题。不仅是清华央美,其他学校的也在求变。比如河北的联考,其往年考的都是基础的,这个什么色彩,尤其是色彩这方面考的静物。但是这个今年出的题,今年猛的出来一个这个风景,并且是黑白风景,它也是变革。

 从高考考题变革方面来说,尤其是清华央美这一块,他们变革的次数还是蛮多的,实际上我觉得,这反映出来是清华央美院校对应试套题比较无奈,变革相对是一种反击的形式,另外,我们反复说的套路的问题,学画画的套路问题,从考试来说,从教者简单粗暴的要求学生必须遵从刻板僵化的绘画形式,不懂思考和灵活变通,这种套路式教学是不可取的。而我之所以告诉学生们要正确理解 “套路”这个词,因为你不能将它简单视为贬义, 就比如我们作画的方式方法,也只是一个方法,但它与前者刻板僵化形式有所不同,因为它本身被附加了很多条件,而这些条件是变化的,灵活的把握的。因此不能单纯的认为绘画方法就是套路,在我看来,在一定程度上老师能够对绘画技巧进行高度总结,有助于基础差、初级和中级学生能够迅速建立和形成知识的框架意识,是非常有必要的。

正是首先有这么一个总体框架,然后让学生对知识整体形成清晰理解,这样他就能够容易建立更高的标准。比如咱们教画画,与父母教小孩子走路是一样,首先大人得扶着他,你有东西让他扶着,或利用小推车作为支撑扶着走,慢慢的脱离开来。这是一个道理。因此,我们要将概念区别清楚,我们尊重基础并使知识系统化的此“套路”非彼“套路”。两者有着本质区别,不能混淆。

因此特殊意义之下,“套路”这个词就有了特定的意味,初期阶段需要将它建立,因为它是一个框架。





何:所以说陈老师所谓的套路,此套路并非彼套路,我们所谓的套路是绘画的最基本的规律。命题上的套路和我们所谓的套路不是一个概念。


 陈:很对。我们再说说“套题”,比如清华、央美的试题,为什么一直在变,他也是避免学生套题,所谓“套题”,其实就是让学生放弃对题目的一个尊重,让考题来顺从自己准备的东西。所以就导致了好学生与差学生之间没有一个很鲜明层次的区分。从教多年,我们很清楚套题的弊端,套题的方式学下来的孩子,从他的画面上看,显得非常死板。基本上看不出个人的思维、思想和思考,因为套题就是一个手段比较公式化。


何:套题使得孩子们考学过程中存在很严重的侥幸心理。


 陈:是的,侥幸心理比较重。这就导致绝大部分学生学的时间比较短或学到中途就去参加清华、央美这类好学校的考试。从根本上来说,“套题”让绝大部分孩子丧失了对考试最基本的尊重和对自我能力的审核。

   套路、套题的心理,实际上还是反映了一种急功近利的思想。它生发与一个比较差的社会大环境,很多领域,很多人做任何事情都很急迫,这恐怕还是得归结于拜金思想,可能这个词用的不太合适,但是无论套路也好,套题也罢,都反映了现代人的躁动心理。但画室集训,本身时间就非常短,“速成”几乎是一种宿命。但值得同行业思考的是,如何一方面做到教学灵活化、脱离模式化,另一方面充分调动现实中学生们练习时间的有效性。



何:要很好的去协调这两方面,是一个负责任的画室必须考虑的。


 陈:对,既能够在短时间里,让孩子对绘画产生兴趣,循序渐进的把孩子的绘画水平提上来,又能够让孩子在考试中保持自我,做到画面不套路化、不僵硬、不死板。学画,从进去,到出来,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何:在教学过程中,我们的老师多年来不断的进行改良教学,通过近几年实践,收效很好。


 陈:这个比较令人欣慰。如果咱们只是一味的,院校出什么题咱们就怎么教学,肯定会导致急功近利。这个问题普遍的存在于这个行业。就我所知,很多老师,实际上也在过程中慢慢的迷失方向,所以,这并非是单纯的考题变化的问题。





基于多年丰富的教学经验,陈老师与大家慷慨分享!即将迎来考学风暴的孩子们快快从中汲取营养吧!我相信,你们才是这些年来最有福气的孩纸。感谢陈亮老师!


南街8号——诗意的栖居于绘画本身

“爱的深度与高度

与你的选择有关

我们始终深信,适度的教育

是给孩子一生最好的礼物”

我们坚持从绘画本身出发,将其自身的意蕴释放出来,认知它本身具自我决定的、自足的、开放的、无限的可能性。从而获得心灵的解放与自由,寻找到生命的精神家园。将绘画归至”此在之生存”(现象即是它本身)这一意义之上,追问人之为人的意义以及人应当具有的精神和心灵的终极关怀。


南街8号画室环境


—————————————————————————————————————————————